广西凭祥综合保税区

走进综保区

招商热线

理论学习

理顺四个关系,推动凭祥综保区开放发展

近日,自治区党委、政府召开全区开放发展大会暨招商引资工作会议,提出要着力做好“四维支撑、四沿联动”大文章,努力构建广西全方位、宽领域、多层次的开放发展新格局,特别明确要“向南开放,深化同以东盟为重点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要“扩大沿边开放,构筑边疆民族地区开放发展新高地”。作为广西向南开放前沿阵地和沿边开放桥头堡,国家级开放合作的重要平台,凭祥综保区所面临的发展机遇是前所未有的。借力管理体制改革激发出的活力,坚持理顺“四个关系”,凭祥综保区将迎来新一轮的开放发展,为崇左市写好口岸经济与文化旅游“两篇大文章”添上精彩一笔。

一、理顺项目的“质量”与“数量”的关系

产业的质量直接影响到园区发展。资源禀赋不足一直是凭祥综保区发展的硬伤之一,在这样的现实面前,对项目质量的把握及入区项目的选择显得尤为重要。在园区发展的初期,为促使加工贸易项目的落地,在招商引资方面曾经有过教训,2014年引入园区的第一批加工贸易项目,实现了园区保税加工零的突破,促进保税业务的发展,由于缺乏经验,极个别项目存在虚假贸易的嫌疑,给园区带来了的负面影响。因此,教训告诉我们,对于产业和项目的选择必须把握好“质量”与“数量”的关系。

2016年初,国务院发布了《关于促进加工贸易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要求,支持内陆沿边地区承接产业梯度转移,推动区域协调发展,支持梯度转移重点承接地发展,研究制定差异化的支持梯度转移政策。我们应该充分的认识到,内陆沿边地区承接劳动密集型产业和加工组装产能的转移将不断加快,成为一股热潮。凭祥由于毗邻越南,在原材料、劳动力成本等方面占据优势,在承接产业转移中,引入的可以是已经不适合在东部地区生产的项目和产业,但必须严禁污染产业和落后产能转入,尤其要对缺少科技含量,涉嫌虚假贸易已经被叫停的项目说不。坚持宁缺毋滥的原则,在产业和项目的选择上严格把好关。

二、理顺口岸“畅通”与“停留”的关系

园区实行管理体制改革以后,明确赋予管委会口岸的管理职能。口岸是我区对外开放的重要门户,展示形象的独特窗口,是我区面向东盟的国际大通道、“一带一路”有机衔接重要门户的关键节点和促进国内外经贸往来的主要通道。口岸的畅通直接影响到广西的外贸发展和对外开放的形象。因此首要考虑从硬件和软件入手,保障口岸的畅通。要以打造“智慧园区”为切入,加快新货运通道的建设和对现有通道及设施的升级改造,打通口岸的“梗阻”,继续加强口岸各联检部门的协作,在简化人员往来通关手续,优化货物通关程序,降低企业通关成本等方面建立务实合作机制,不断释放口岸执法机制改革红利,推进中越友谊关—友谊口岸在一个平台查验,实现一站式通关,在“两国互认查验结果”等方面取得进展。

但在保障口岸畅通的同时,我们也要清醒的认识到,大量的货物如果仅仅是通过,对促进园区及当地经济发展并没有太明显的作用,所以还要充分考虑,如何利用友谊关口岸中国大量优质产品进入东盟市场,和丰富的东盟特色资源产品进入中国市场重要通道的优势,大力发展电子产品装配、特色资源产品或原材料加工等项目。要把握机遇,根据园区的实际,可由最初的简单包装加工,逐步向精密产品和零部件的组装过渡发展。同时大力推行“前岸中区后市”的发展模式。通过进一步理顺口岸“畅通”与“停留”的关系,将促进园区由通道型经济向口岸型经济转型发展。

三、理顺发展“初期”与“远期”的关系

国内各类保税区在建设初期,大都走过了以国际贸易为主导,以仓储物流为基础的发展道路,之后形成了各自发展特点和最终功能定位。东部沿海许多海关特殊监管区域也多有利用境外原料,零部件,加工或组装成品再向国外市场出口。由于所处区位条件所限,加上目前国际国内外市场变化,要素价格上升,环境容量饱和以及环保标准上升等诸多因素,已经封关运营近五年的凭祥综合保税区仍属于发展的初期阶段,无法完全照搬传统的发展模式。园区发展不能急于求成,要理顺发展“初期”与“远期”的关系。发展初期,应借助特有的口岸优势和对越南陆路大通道的特点,先以国际贸易推动物流体系建设,形成东盟特色产品和中国优质机电产品出口的重要集散地和配送平台。随着贸易量的增长,会出现对供应链更高的市场需求,催生初期的简单装配及资源性产品和农产品加工等产业,从而带动加工贸易项目入区,促进园区持续发展。

通过初期的培育,夯实发展基础,为远期发展目标的实现提供保障。从远期发展目标来看,加工贸易带动特色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形成规模后,可以通过项目合作的方式,推动中越“双园”(指广西凭祥综合保税区和越南谅山同登口岸经济区)互动,推进跨境经济合作区建设,形成中越跨境产业链,与越南形成产业垂直分工,推动双边深度融合发展,促进沿边产业带的形成。因此必须根据广西凭祥综合保税区所处的发展环境和发展条件,理顺发展“初期”与“远期”的关系,对产业发展精准定位,稳步推进。

四、理顺开放合作“顺推”与“倒逼”的关系

当年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成立,之所以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主要原因是此举乃“以开放倒逼改革”的创新之举。跨境合作是近年来开放发展较热的命题。跨境合作涉及两国政府层面,主要以项目合作的方式来推动跨境合作,多以顺推的方式,按部就班实施。跨境合作的前提是双方在国家层面达成共识,形成合力共同推进,有时甚至需要通过修改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来保障项目实施,因此在推动过程中困难较大。近年来凭祥综保区一直坚持以项目为载体,着力推动与越南谅山同登口岸经济区的合作,但受中越两国关系及外交战略等因素影响,多数合作仅停留在建立机制的层面,提出的建设谅山(中国)产业园等跨境合作的项目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

而从市场需求来看,两国企业的合作日益密切,涉及领域也在不断扩大,从普通的国际贸易到报关代理及全程供应链服务等新型业态都有参与。通过市场的需求倒逼推动两国政府层面的合作可以作为一种新的尝试。园区在“一站缴清两国费用”和“越南空车直达园区载货”等通关便利化举措进行研究探索,通过两国企业的合作取得突破,较快解决了在两国政府层面短期内无法实现的便利通关需求。因此,可以将中越企业合作作为两国合作的敲门砖和探路石,在一些较难推动的项目上,先以企业作为推动主体,对项目的可行性和操作性进行分析并尝试运行,形成一定规模后,再促使中越两国在国家层面给予支持推动。这样一种倒逼的模式,能够在试行中解决存在的问题,消除顾虑,并预留有足够的弹性空间。